“健康中国”背景下我国学校体育财政支出研究-人工改重案例

发布日期:2022-05-07 16:21:02


  当前我国学校体育投入要素不足,投入结构不合理,仍是制约我国青少年体质健康发展的重要原因。促进教育公平,合理配置教育资源是本研究的主要目的。通过现状调查发现为了满足更多学生对体育教学的多元化需求,我国学校体育财政投入在不断增加,同时也给国家和地方公共财政带来巨大压力,然而青少年体质健康水平却并未因投入的提高而得到显著的改善,甚至不增反降,悉数其中缘由纷繁复杂,但在矛盾的现状背后折射出供需的错配与失衡。当前学校体育财政有需求总量问题,也有结构的问题,但结构性问题最为突出。因此转变学校体育财政粗放的资源配置模式,强化教育资源投入的精细化管理,提高学校体育财政的有效供给,是我国学校体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矫正学校体育供需要素的扭曲配置,提高财政供给结构的灵活性和适应性,提升全要素生产率,是新常态下适应学校体育长远发展的主动选择。


  1.前言


  目前我国学校体育投入要素不足,投入结构不合理,仍是制约我国青少年体质健康发展的重要原因。“十八大”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大力促进教育公平,合理配置教育资源”,为了满足更多学生对体育教学的多元化需求,我国学校体育财政投入在不断增加,同时也给国家和地方公共财政带来巨大压力,然而青少年体质健康水平却并未因投入的提高而得到显著的改善,甚至不增反降,悉数其中缘由纷繁复杂,但在矛盾的现状背后折射出供需的错配与失衡。当前学校体育财政有需求总量问题,也有结构的问题,但结构性问题最为突出。因此转变学校体育财政粗放的资源配置模式,强化教育资源投入的精细化管理,提高学校体育财政的有效供给,是我国学校体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矫正学校体育供需要素的扭曲配置,提高财政供给结构的灵活性和适应性,提升全要素生产率,是新常态下适应学校体育长远发展的主动选择。


  2.学校体育财政投入现状


  2.1学校体育财政投入的虚化、缺位和错位


  近年来政府加大了对学校体育事业经费的投入力度,学校体育财政经费总体规模较过去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增长,但是从相对数来看,我国学校体育人均投入仍存在较大差距,究其原因也在于学校体育财政绩效管理上的“虚化”、“缺位”和“错位”。


  第一,学校体育财政政策存在“虚化”。学校体育常常被视作一个单纯消耗部门,首先考虑的是加大经费投入,少有经费的过程管理,忽略了对学校体育投入绩效的重视,导致财政投入事前缺乏计划,事中缺乏监管,事后少有分析的负循环,有限的财政投入无疑在这样的往复中被消耗殆尽,最终在加大投入的呐喊声中与预期目标渐行渐远。


  第二,学校体育财政配置过程中的“缺位”。其中较为突出的是体育师资投入的缺位,当前我国学校体育中不论是经济发达地区还是偏远农村地区都面临了一个同样的问题体育师资短缺和师资水平落后,一边是体育师资的巨大需求,另一边却是体育教育专业毕业生求职的遇冷[6]。虽然国家给予了体育师资水平提升一定的专项经费的支持,但资金使用途径缺乏必要的监管,实际经费投入在逐渐弱化,处于经费分配的边缘地带,加之应试教育下体育课程的边缘化,中小学中不同学科教师待遇存在较大的落差,导致目前国内体育师资出现质和量的短缺。人才是教育的核心资源,缺乏对学校体育师资的投入必然会导致体育学科的弱化和离场。


  第三,学校体育经费实际投入中存在“错位”。经费投入的错位在学校体育城乡差异中表现十分明显,安徽省市区中学和农村中学人均体育经费分别为7.20元和2.93元相差一倍以上,有些农村学校的体育经费甚至为O。在福建,城市小学体育经费年投入较多达到3000-15000元,而农村学校几乎没体育经费。在湖北农村,只有19.8%的中学和16.3%的小学场地器材达标,另有11.7%的学校根本就没有运动场地。同时追求升学率而放弃体育教学和体育锻炼的现象在农村学校中也较为普遍,这种城乡投入二元化的差异使得学校体育工作面临着严峻的挑战[1]。


  2.2学校体育财政投入结构失衡


  第一,学校体育财政投入区域性失衡。从目前我国中小学学校体育财政资源占比来看东部与西部地区、城市与农村学校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失衡,在中小学体育资源投入上表现出了极大的差异。学校体育教学工作的开展依赖于方方面面的体育资源,特别是对于场地、器材这类有形资源而言,具有更强的依赖性,中小学体育场地资源的匮乏将严重影响学生接受体育教育的权益。同时城乡二元化的进一步扩大致使城市学校与农村学校间体育投入的差距,在场馆资源上城市学校要远好于农村,东部沿海城市要好于西部地区,巨大的投入悬殊使学校体育区域间发展的差距被进一步拉大,在体育公共服务均等化的背景下公平接受教育权益难以得到保障。


  第二,初、中、高等学校体育投入结构性失衡。世界多数国家分配教育资源呈金字塔型结构,即优先满足初、中级学校体育发展的资金需求,在此基础之上增加对高等教育学校体育资金投入。目前我国中、小学学校体育需求尚未得到充分满足的情况下,将本来有限的体育经费大量投资在高等学校体育领域,无疑将导致我国中、小学学校体育的基础愈加薄弱。调查显示我国义务教育阶段体育教师缺口高达30万,同时,义务教育阶段教师队伍却总体超编严重,反映出我国中小学师资中体育师资投入结构的不合理,目前我国不仅乡村体育师资严重“贫血”,经济发达地区体育师资投入同样令人堪忧,京津冀地区的河北燕郊部分学校,2015年在校生共计5300人,全校仅9位体育老师,平均每人要指导600名学生上课,导致11个班的学生在一名体育教师的带领下同时上体育课现象屡见不鲜,学校只能通过压缩体育课程来应对体育师资不足问题。


  2.3学校体育财政专项转移支付制度的不完善


  专项转移支付,又称专项无偿支出,主要是指各级政府之间为解决财政失衡而通过一定的形式和途径转移财政资金的活动,是用于补充公共物品而提供的一种无偿支出,是政府财政资金的单方面的无偿转移,体现的是非市场性的分配关系,是二次分配的一种手段。我国学校体育财政转移支付制度的不健全,导致我国学校体育在地区间的非均衡发展及不公平问题较为严重,这种冲突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缺乏绩效评价体系,监督、激励机制不健全。


  绩效评价是监督与激励政府进行财政转移支付的重要标杆,科学的绩效评价体系是建立和完善财政转移支付的前提,然而目前我国尚未建立严格的学校体育专项转移资金管理制度。一方面资金拨付缺乏整体规划和科学调研,导致在专项转移资金的拨付中出现较多随意性和资金使用低效现象,受人为和政策的干扰较大,缺乏严谨性和规范性,社会对学校体育工作的评判还处于模糊的主观感受,客观评价的缺失阻碍了学校体育的发展。另一方面政府对地方学校体育事业开展专项转移支付时通常需要地方政府拿出相应的配套资金,忽视了地域经济水平的差异带来的配套资金供给能力不足的问题,资金配套“一刀切”的管理方式通常导致越是经济困难、学校体育资源匮乏的地区,往往越是难以得到财政专项资金的支持,进一步加剧落后地区学校体育发展财力的不平衡[8]。


  第二,上级主管部门制定地方学校体育财政政策时需考虑区域财政转移支付能力的差异性。


  发达地区如上海人均群众体育年投入达到10元以上;而偏远地区如青海、贵州人均群众体育年投入经费不足1元,两者相差10倍有余。经济发达的地区往往经济基础雄厚转移支付能力较强,有能力拿出更多资金投入学校体育事业发展,而经济不发达地区由于经济体量小,政府财力的局限,难以有多余财力增加对体育事业的投入,从而制约着这些地区的学校体育发展。


  第三,不同地方在体育事业经费支出上占财政总支出的比例差异巨大。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存在差异其财政收入有较大的差别,财政富裕地区,只需支出地方财政中很小比例的金额便可以支付较大数额的体育发展经费,而财政水平较为落后的地区,即使在学校体育发展上增加较高比例的财政支出,相对经济发达地区而言整体的财政支出水平还是很低。


  3.学校体育财政投资源配置精准治理


  3.1建立、健全学校体育财政评价体系,强化绩效监管机制


  近年来国家教育、财政部门加大了对学校体育事业的拨款,强化了对学校体育事业发展的监管力度,出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中小学体育器材设施配备目录》[5]一系列政策强化学生体质健康水平,保证学校体育教学课时,保障学校体育器材设施供给的文件,为地方政府合理使用财政拨款指明了路径和方向,


  第一、从受托责任观的角度出发,需要对学校体育事业财政投资实施绩效评价。学校体育委托人是纳税人,而受托人是财力水平低的地区的学校体育资金使用单位。学校体育财政投资绩效评价有利于如实反映受托人履行受托责任的情况,反馈受托人使用财政转移支付资金的经济性、效率和效果,规范和约束受托人行为。


  第二、学校体育财政投资管理的非制度化,客观上要求实施绩效评价。各地区政府部门及学校量化的根据预期申报的绩效目标和绩效评价结果展开绩效自评,并在政府财政部门门户网站上向全社会公开,接受公众舆论的监督。


  第三、学校体育财政投资用途的个性化、特殊化要求实施绩效评价。政府对学校体育事业的财政投资具有明确的方向性和针对性,有一套严格的财务制度来规范和明确了资金的用途,为达到特定政策目标规定了资金使用的特点时期、特定区域和特定人员以及特定事务。下级政府和学校自能在规定的范围和用途中来使用该项资金,这就使得学校体育事业投资中的预期目标多样化,难以统一。


  3.2修缮学校体育既定的法律、法规推进供给侧改革


  学校体育事业发展绩效的提升是政府制定学校体育相关政策的落脚点,也是检验国家及地方法律、法规实施效率和成功与否的试金石,但学校体育财政投入与相关法律法规实施之间存在着理想与现实、预期目的与实际的差距,这种关系的复杂性从学校体育相关政策的制定过程中可见一斑。


  第一,立法层次较低,缺乏执行效率


  我国现行的《体育法》中关系到学校体育的条款相对较少内容也较为宏观,关于学校体育的管理办法多由中央各部门、地方政府部门制定和颁发,缺乏法律责任的约束作用,且多表现为一些条例、办法、规定和通知等立法层次较低。虽然国家给出了指导意见,但由于缺乏标准地方在实际操作中也较为主观,法规的约束力可见一斑,而学校体育财政绩效的评价能够从规模效率上判断经费投入的比例是否合理,有利于厘清依法投入过程中学生的体育需求与地方财政支出的量化关系,推动学校体育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强化约束力。


  第二、依照学校体育法律、法规和规章的投入过程缺乏有效的评价和监管。


  国家财政对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师资、器材经费是以现行的各类学校体育管理办法作为蓝本进行拨付的,如果经费在依法执行拨付过程缺乏绩效评价,会存在严重的低效和浪费。在学校体育教学活动方面《条例》第七条明确规定:“学校应当根据教育行政部门的规定,组织实施体育课教学活动。”但在各级各类学校的现实教育教学活动中,特别是中学教学活动中挪用或挤占体育课的现象经常发生,活动经费拨付后或被留作他用,其资金效率可想而知。国家每年都针对体育师资投入了大量经费,然而就目前情况来我国中小学体育师资缺乏,职后培训虚化,现有师资的老龄化现象严重已经成为阻碍青少年提高体质健康水平的重要障碍,这些都反映出了学校体育师资经费投入及管理中缺乏监督和评价,投资存在绩效严重低下和浪费的问题。


  3.3完善学校体育财政投入结构调整资源配置


  2014年我国教育投入达到22905.8亿元,首次在GDP占比中突破4%,实现这一目标后,学校体育在教育投入中应该处于何种角色,如何确保资金合理使用,更为关键的是提高经费使用绩效,更要放眼长远关照4%之后的努力方向。随着教育财政投入的不断增加,学校体育如何确保其投资绩效,增加公共财政的透明度,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是当前学校体育财政投入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之一,为此在政府决策制定过程中学校体育财政投入的绩效评价理当是关键的一环。财政资金绩效评价主要为了解决两个方面的问题:调整存量、优化增量。调整存量即改变政府现有的体育事业及教育事业公共财政中支出中对学校体育的支出规模,对各项公共财政支出进行有增减的调节,例如提高学校体育的财政支出而相应的减少竞技体育的投入和减少财政供给人员数量等,是从宏观上对有限的资源的配置;优化增量即在不改变我国现有的公共财政支出结构的基础之上,用未来教育事业财政收入中的增量部分加大对学校体育的财政支出力度,以此提高学校体育在教育事业财政支出中的比例。

服务支持

11年来我们更加专业且专注于论文降重改重服务,为千万毕业生精准解答

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

安全保证

服务人员严格准守保密制度,学生用户通过企业平台系统提交,每一步都是规范和专业的。

付款安全

论文人工降重平台不会提前收取任何的费用,任何的降重都是沟通之后平台下单自动付费。

售后保障

论文人工降重做的就是口碑和服务,平台会对任何的降重结果负责,有任何不满联系人工客服直接在线一对一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