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家庭教养方式与情绪归因关系研究-人工改重案例

发布日期:2022-02-28 09:29:52


  为系统了解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归因方式之间的关系,分析归因方式出现问题的原因并找到应对方式,选取116位大学生进行集中调查。采用父母教养方式问卷、多维-多向归因量表问卷对所有被试进行测试,有效回收并整理出100份报告表,而后采用SPSS22.0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相关分析。结论:父母教养方式与归因方式均不受性别变量影响;父亲与母亲的情感温暖和理解均会对学业归因结果产生显著的负向影响关系,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及惩罚和严厉均会对人际关系归因结果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关系,母亲拒绝和否认会对人际关系归因结果产生显著的负向影响关系,其余各项教养方式均未表现出会对归因方式产生明显影响,因而不能具体分析这些子因对于归因方式的影响关系。


  一、文献综述


  (一)父母教养方式


  1.父母教养方式的概念


  父母教养方式又称父母育儿风格。它是指日常活动中父母对培养及教育子女所持有的一种稳定的独特方式与风格,体现了父母对教育儿童的态度、行为及其表达情感等方面特征的集合,这些教育理念在无意识中对自己的子女产生了引导的作用,时刻影响着他们对自身和外界的认知。


  2.父母教养方式的研究现状


  19世纪以前社会还没有关注儿童需要的概念。随着社会向前发展,人们对待儿童的方式有一些改善。进入20世纪20年代,华生的行为主义和弗洛伊德的心理学理论出现,对儿童社会化过程及家庭教养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2]。而后由于思想的进步及大量学说的涌现对社会范围的研究产生了长远而广泛的影响。研究者们开始对各种教养情景进行大量的观察,并运用实证法建构起了关于教养方式的种种观点[3]。


  20世纪60年代起,许多心理学家从亲子关系的角度,采用类型学的研究模式,比较广泛地考察了父母教养方式对儿童的影响[4]。最早研究父母教养方式对儿童影响的是美国心理学家西蒙兹(P.M.Symonds)。他提出了亲子关系中接受—拒绝和支配—服从的两个基本维度,以此说明父母的教养方式对孩子的影响。日本心理学家诧摩武俊和美国心理学家鲍德温(A.L.Baldwin)等都进行了父母养育态度与儿童个性关系的研究,得出了比较一致的结论[5]。


  20世纪70年代以来,父母教养方式的研究在以往的研究基础上出现了新的进展,学者们开始探究教养方式背后的影响因素,将教养方式的研究推进了一个全新的层面。推动研究进展的更直接的动力来自于人类发展生态模型的提出[6]。


  而我国关于家庭教养方式的研究还处于发展阶段,许多学者将发展心理学领域的一些新理论运用到父母教养方式的研究中,并且从多种角度和层次,采取不同的方法对教养方式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主要呈现出涉及对象更加宽泛、研究人群各加全面等特点[7]。

大学生家庭教养方式与情绪归因关系研究

  (二)归因方式


  1.归因方式的概念


  归因根据字面理解就是归结原因,是根据已有的信息经过推理和判断,最终将原因归结到某一方或几方的过程。而归因方式就是指个体在长期归因过程中形成的归因倾向。


  2.归因方式的研究现状


  如今人们在做归因时,最重要的判断就是因果根源。海德认为,人们一般会将一个行动产生的原因归结于内部状态或外部原因。而后,伯纳德·维纳及其同事将海德的内部归因与外部归因的根源维度进行看扩展,认为还包括稳定性与可控性两个维度。而维纳则认为,某些原因是在人们的可控范围之内,另外一些原因超出了控制。可控与不可控维度应当被列为原因的来源和稳定性之外的第三个独立维度。形成了日后著名的维纳归因理论。


  琼斯和戴维斯认为当人们解释社会事件时,会有做品质归因的倾向,而外部归因常常被人忽略,人们仅仅在内部原因找不到的时候才可能会做外部归因。呈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人们认为了解他人的品质可以使自己更好的理解和预测他人的行为。


  在分析因果根源的时候,凯利通过将外因划分为知觉对象和情境两个因素,从而更加详细地阐述了内、外部归因维度。凯利认为人们会依靠三种基本信息:一致性信息、一贯性信息、独特性信息。若一致性和独特性低,而一贯性高的话,人们很可能对他人的行为作内部归因。如果一致性和一贯性低,而独特性高,人们则很可能作情境归因。当这三种信息都高时,人们则很可能会将原因归结到知觉对象上[8]。


  (三)父母教养方式与归因方式相关性的研究现状


  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与归因方式关系这一方面基本上没有研究者做相关研究,而根据我国学者已有的研究结果表明:在对正性事件的归因方式上,父母亲教养方式上的情感温暖与理解与整体性维度有显著的正相关,父亲的过分干涉与可控性维度有显著的负相关;在对负性事件的归因方式上,母亲的情感温暖与理解、过度干涉、过度保护因子与内在性维度有显著的正相关[9],母亲的情感温暖、理解因子与可控性维度有显著的负相关,父亲的惩罚、严厉因子与可控性维度、过度保护因子与整体性维度都有显著的正相关[10]。


  更有研究表明,教养方式与心理不健康状态之间起中介作用,这类人群存在把正性事件看成是局部的、暂时的,而把负性事件看成是内在的,即存在负性归因方式[11]。对负性事件做内归因的人,对未来有悲观的预期,导致消极情绪,这种倾向被认为是抑郁的归因方式。


  从相关分析来看,父母的教养方式给子女学业成就归因方式带来的影响主要以负面影响为主[12]。父母亲总和分数分别与总差分、成功差分呈极显著负相关;父亲总和与失败差分则呈显著负相关,母亲总和与失败差分也呈负相关,但不显著。父母亲在子女成长阶段所采取的一些较为严厉的惩罚措施,会深刻影响其子女在学业能力方面的的归因方式。子女容易对学业能力采取偏外向型的归因方式,而非归因于自身的努力以及能力水平,长此以往会使其无法正确地看待自己的能力,更可能进一步影响他们自我同一性的发展。


  而心理不健康的群体对负性事件的内在性及正性事件的持久性、整体性归因和总体指标具有相对稳定性。教养方式中父母温暖理解、母亲偏爱与正性事件整体性、持久性及总体指标成正相关,与负性事件内在性负相关;父母拒绝否认、惩罚严厉、过度干涉与正性事件整体性、持久性及总体指标负相关,与负性事件内在性正相关。父母教养方式心理不健康者负性事件的内在性归因,正性事件持久性、整体性归因及总体指标有较好的预测。


  二、研究设计


  (一)研究方法及研究对象


  本次研究以网络问卷调查的方式探究大学生归因方式与父母教养方式的特点,并根据所得结果进一步探究二者之间的关系。本人于2020年2月4日至3月16日期间,对116名在校大学生进行网络问卷调查,经过筛选剔除无效问卷,回收有效问卷100份,有效回收率86.2%。其中男生24人,女生74人。全部数据使用SPSS22.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得出相应结论。


  (二)研究工具


  1.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EMBU)


  父母教养方式量表EMBU(Egma Minnen av Bardndosnauppforstran)是1980年由瑞典Umea大学精神医学系C.Perris等人共同编制用以评价父母教养态度和行为的问卷[13]。以孩子的角度让被试通过回忆来评价父母的教养方式体现其感知和理解父母的教养习惯,反应了父母的教养风格和行为方式。其中,父亲教养方式共六个主因素:情感温暖与理解,惩罚严厉,过分干涉,偏爱被试,拒绝否认,过度保护;母亲教养方式共五个主因素:情感温暖与理解,惩罚严厉,过分干涉过度保护,偏爱被试,拒绝否认[14]。并分别由58和57个条目共计66个条目组成。选用四级评分方式作答。根据被试的选择情况计算每个项目的得分,每个因子的得分由该因子所包含的项目之和而得。本次实验中,EMBU量表的克伦巴赫α系数为0.849。


  2.多维多向归因量表(MMCS)


  该量表由加拿大心理学者莱夫库尔等人于1979年编制。共设两个维度:学业成就和人际关系。每个维度中,成功和失败的结果归因各占一半。涉及了能力、努力、运气、环境四种可能的归因,其中前两者为内向归因,后两者为外向归因[15]。适用于大学生人群,被试将在规定时间内对48道题按五点平尺作答,所得分数将分为学业和人际关系两方面分别积分,用内向归因的分数减去外向归因的分数,得到最终总差分,以此了解学生的最终归因水平。本次实验中,MMCS量表的克伦巴赫α系数为0.600。


  三、研究结果


  (一)父母教养方式和大学生归因方式的描述性统计


  1.父母教养方式


  表1父母教养方式描述性统计


  N最小值最大值平均数标准偏差


  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100 32 68 50.12 9.910


  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100 25 54 34.60 6.169


  母亲拒绝和否认100 8 23 12.56 3.696


  母亲惩罚和严厉100 9 24 12.68 4.156


  母亲偏爱100 6 19 11.52 3.255


  父亲情感温暖和理解100 34 68 47.56 8.836


  父亲惩罚和严厉100 12 29 18.00 5.678


  父亲过分干涉100 14 33 20.08 5.171


  父亲偏爱100 6 19 11.28 3.121


  父亲拒绝和否认100 6 16 9.56 3.089


  父亲过度保护100 8 19 12.96 2.719


  表1结果表明,在父母教养方式方面,父亲与母亲的子因在极大值与极小值之间差异较大。在母亲偏爱被试及父亲过度保护这两子因的平均得分大于平均水平,而其它方面的教养方式则表现为略低于平均水平的程度。


  2.归因方式


  表2归因方式描述性统计


  N最小值最大值平均数标准偏差


  学业归因结果100-23 20-3.20 9.640


  人际关系归因结果100-24 20 2.72 9.301


  表2结果显示,在归因方面,学业能力的归因方式与人际关系的归因方式极值相差较大。且全体被试在学业能力归因方式上普遍偏向内部归因,而人际关系归因则普遍更偏向外部归因。


  (二)父母教养方式和归因方式的差异性检验


  1.父母教养方式的性别差异性检验


  表3父母教养方式的性别差异


  性别(平均值±标准差)t p


  1.0(n=12)2.0(n=38)


  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47.83±8.73 50.84±10.32-0.911 0.367


  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35.67±4.54 34.26±6.66 0.680 0.500


  母亲拒绝和否认13.00±1.91 12.42±4.14 0.667 0.509


  母亲惩罚和严厉12.83±3.88 12.63±4.31 0.144 0.886


  母亲偏爱12.50±2.94 11.21±3.35 1.195 0.238


  父亲情感温暖和理解45.33±6.97 48.26±9.37-0.996 0.324


  父亲惩罚和严厉19.67±6.79 17.47±5.32 1.165 0.250


  父亲过分干涉22.67±6.34 19.26±4.58 2.040 0.047*


  父亲偏爱12.00±2.89 11.05±3.21 0.911 0.367


  父亲拒绝和否认10.83±2.66 9.16±3.16 1.659 0.104


  父亲过度保护13.83±2.86 12.68±2.67 1.278 0.207


  *p<0.05**p<0.01


  根据表3所显示结果表明:不同性别样本对于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母亲拒绝和否认,母亲惩罚和严厉,母亲偏爱,父亲情感温暖和理解,父亲惩罚和严厉,父亲偏爱,父亲拒绝和否认,父亲过度保护共10项不会表现出显著性(p>0.05),意味着不同性别样本对于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母亲拒绝和否认,母亲惩罚和严厉,母亲偏爱,父亲情感温暖和理解,父亲惩罚和严厉,父亲偏爱,父亲拒绝和否认,父亲过度保护全部均表现出一致性并没有差异性。另外性别样本对于父亲过分干涉共1项呈现出显著性(p<0.05),意味着不同性别样本对于父亲过分干涉有着差异性。


  具体分析可知:性别对于父亲过分干涉呈现出0.05水平显著性(t=2.040,p=0.047),以及具体对比差异可知,1.0的平均值(22.67),会明显高于2.0的平均值(19.26)。


  2.归因方式的性别差异性检验


  表4归因方式的性别差异


  性别(平均值±标准差)t p


  1.0(n=12)2.0(n=38)


  学业归因结果0.50±6.29-4.37±10.33 1.538 0.131


  人际关系归因结果0.00±5.69 3.58±10.15-1.16 0.252


  *p<0.05**p<0.01


  从上表可知,不同性别样本对于学业归因结果,人际关系归因结果全部均不会表现出显著性(p>0.05),意味着不同性别样本对于学业归因结果,人际关系归因结果全部均表现出一致性,并没有差异性。


  (三)父母教养方式与归因方式的关系


  1.母亲教养方式与归因方式的相关关系


  表5母亲教养方式与归因方式的相关性分析


  学业能力归因结果人际关系归因结果


  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0.412**-0.022


  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0.145 0.363**


  母亲拒绝和否认0.239 0.063


  母亲惩罚和严厉0.184 0.257


  母亲偏爱0.176 0.138


  *p<0.05**p<0.01


  由上表数据可知:学业能力归因结果和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之间的相关系数值为-0.412,并且呈现出0.01水平的显著性,因而说明学业能力归因结果和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之间有着显著的负相关关系。学业能力归因结果和母亲教养方式的其余各项子因的p值均大于0.05,因而说明学业能力归因结果与这些子因均无明显相关关系。


  而人际关系归因结果和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之间的相关系数值为0.363,并且呈现出0.01水平的显著性,因而说明人际关系归因结果和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之间有着显著的正相关关系。学业归因结果和母亲教养方式的其余各项子因的p值均大于0.05,因而说明学业归因结果与这些子因均无明显相关关系。


  2.父亲教养方式与归因方式的相关关系


  表6父亲教养方式与归因方式的相关性分析


  学业能力归因结果人际关系归因结果


  父亲情感温暖和理解-0.636**-0.24


  父亲惩罚和严厉0.114 0.075


  父亲过分干涉-0.044 0.07


  父亲偏爱0.209 0.077


  父亲拒绝和否认0.051 0.125


  父亲过度保护0.145 0.297*


  *p<0.05**p<0.01


  从表6所得结果可看出:学业能力归因结果和父亲情感温暖和理解之间的相关系数值为-0.636,并且呈现出0.01水平的显著性,因而说明学业能力归因结果和父亲情感温暖和理解之间有着显著的负相关关系。而其余各项子因的p值均大于0.05,因此学业能力归因结果与这些子因间并无显著相关关系。


  而人际关系归因结果和父亲过度保护之间的相关系数值为0.297,并且呈现出0.05水平的显著性,因而说明人际关系归因结果和父亲过度保护之间有着显著的正相关关系。而其余各项子因的p值均大于0.05,因此学业能力归因结果与这些子因间并无显著相关关系。


  3.母亲教养方式与归因方式的回归分析


  表7母亲教养方式对学业能力归因方式的回归分析


  非标准化系数标准化系数t p


  B标准误Beta


  常数6.219 14.065-0.442 0.661


  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0.366 0.143-0.376-2.549 0.014*


  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0.103 0.267-0.066-0.385 0.702


  母亲拒绝和否认0.375 0.529 0.144 0.708 0.483


  母亲惩罚和严厉0.066 0.399 0.028 0.165 0.87


  母亲偏爱0.6 0.401 0.203 1.497 0.142


  R2=0.22,F(5,44)=2.487,p=0.046


  *p<0.05**p<0.01


  表8母亲教养方式对人际关系归因方式的回归分析


  非标准化系数标准化系数t p


  B标准误Beta


  常数-38.506 12.613--3.053 0.004**


  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0.132 0.129 0.14 1.023 0.312


  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0.888 0.239 0.589 3.711 0.001**


  母亲拒绝和否认-1.257 0.475-0.499-2.648 0.011*


  母亲惩罚和严厉1.048 0.358 0.468 2.929 0.005**


  母亲偏爱0.557 0.359 0.195 1.55 0.128


  R2=0.326,F(5,44)=4.265,p=0.003


  *p<0.05**p<0.01


  分别以学业能力归因分数与人际关系归因作为因变量,母亲教养方式的各项子因作为自变量,采用多元逐步回归分析方法对大学生网络成瘾倾向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


  由表8、9分析发现:在学业能力归因方面,其模型R2=0.220,意味着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母亲拒绝和否认,母亲惩罚和严厉,母亲偏爱可以解释学业归因结果的22.0%变化原因。对模型进行F检验时发现模型通过F检验(F=2.487,p=0.046<0.05),也即说明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母亲拒绝和否认,母亲惩罚和严厉,母亲偏爱中至少一项会对学业归因结果产生影响关系,以及模型公式为:学业归因结果=6.219-0.366*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0.103*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0.375*母亲拒绝和否认+0.066*母亲惩罚和严厉+0.600*母亲偏爱。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的回归系数值为-0.366(t=-2.549,p=0.014<0.05),意味着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会对学业归因结果产生显著的负向影响关系。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的回归系数值为-0.103(t=-0.385,p=0.702>0.05),意味着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并不会对学业归因结果产生影响关系。母亲拒绝和否认的回归系数值为0.375(t=0.708,p=0.483>0.05),意味着母亲拒绝和否认并不会对学业归因结果产生影响关系。


  母亲惩罚和严厉的回归系数值为0.066(t=0.165,p=0.870>0.05),意味着母亲惩罚和严厉并不会对学业归因结果产生影响关系。母亲偏爱的回归系数值为0.600(t=1.497,p=0.142>0.05),意味着母亲偏爱并不会对学业归因结果产生影响关系。


  而人际关系归因方面,其模型R2=0.326,意味着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母亲拒绝和否认,母亲惩罚和严厉,母亲偏爱可以解释人际关系归因结果的32.6%变化原因。对模型进行F检验时发现模型通过F检验(F=4.265,p=0.003<0.05),也即说明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母亲拒绝和否认,母亲惩罚和严厉,母亲偏爱中至少一项会对人际关系归因结果产生影响关系,以及模型公式为:人际关系归因结果=-38.506+0.132*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0.888*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1.257*母亲拒绝和否认+1.048*母亲惩罚和严厉+0.557*母亲偏爱。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的回归系数值为0.132(t=1.023,p=0.312>0.05),意味着母亲情感温暖和理解并不会对人际关系归因结果产生影响关系。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的回归系数值为0.888(t=3.711,p=0.001<0.01),意味着母亲过分干涉和过分保护会对人际关系归因结果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关系。母亲拒绝和否认的回归系数值为-1.257(t=-2.648,p=0.011<0.05),意味着母亲拒绝和否认会对人际关系归因结果产生显著的负向影响关系。母亲惩罚和严厉的回归系数值为1.048(t=2.929,p=0.005<0.01),意味着母亲惩罚和严厉会对人际关系归因结果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关系。母亲偏爱的回归系数值为0.557(t=1.550,p=0.128>0.05),意味着母亲偏爱并不会对人际关系归因结果产生影响关系。


  4.父亲教养方式与归因方式的回归分析


  表9父亲教养方式对学业能力归因方式的回归分析


  非标准化系数标准化系数t p


  B标准误Beta


  常数18.946 10.332-1.834 0.074


  父亲情感温暖和理解-0.647 0.127-0.593-5.097 0.000**


  父亲惩罚和严厉0.503 0.388 0.297 1.296 0.202


  父亲过分干涉-0.671 0.453-0.36-1.481 0.146


  父亲偏爱0.641 0.355 0.207 1.804 0.078


  父亲拒绝和否认-0.36 0.707-0.115-0.509 0.613


  父亲过度保护0.711 0.588 0.201 1.209 0.233


  R2=0.493,F(6,43)=6.975,p=0.000


  *p<0.05**p<0.01


  表10父亲教养方式对人际关系归因方式的回归分析


  非标准化系数标准化系数t p


  B标准误Beta


  常数-1.656 12.777--0.13 0.897


  父亲情感温暖和理解-0.169 0.157-0.161-1.08 0.286


  父亲惩罚和严厉-0.03 0.48-0.018-0.062 0.951


  父亲过分干涉-0.632 0.56-0.351-1.128 0.266


  父亲偏爱0.173 0.439 0.058 0.394 0.696


  父亲拒绝和否认0.363 0.874 0.121 0.416 0.68


  父亲过度保护1.561 0.727 0.456 2.147 0.037*


  R2=0.168,F(6,43)=1.442,p=0.221


  *p<0.05**p<0.01


  分别以学业能力归因分数与人际关系归因作为因变量,父亲教养方式的各项子因作为自变量,采用多元逐步回归分析方法对大学生网络成瘾倾向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


  经分析发现:在学业能力归因方面,模型R2=0.493,意味着父亲情感温暖和理解,父亲惩罚和严厉,父亲过分干涉,父亲偏爱,父亲拒绝和否认,父亲过度保护可以解释学业归因结果的49.3%变化原因。对模型进行F检验时发现模型通过F检验(F=6.975,p=0.000<0.05),也即说明父亲情感温暖和理解,父亲惩罚和严厉,父亲过分干涉,父亲偏爱,父亲拒绝和否认,父亲过度保护中至少一项会对学业归因结果产生影响关系,以及模型公式为:学业归因结果=18.946-0.647*父亲情感温暖和理解+0.503*父亲惩罚和严厉-0.671*父亲过分干涉+0.641*父亲偏爱-0.360*父亲拒绝和否认+0.711*父亲过度保护。另外,针对模型的多重共线性进行检验发现,模型中有VIF值大于5,但是小于10,意味着可能存在着一定的共线性问题,可使用岭回归或者逐步回归解决共线性问题;同时也建议检查相关关系紧密的自变量,剔除掉相关关系紧密的自变量后,重新进行分析。最终具体分析可知:父亲情感温暖和理解的回归系数值为-0.647(t=-5.097,p=0.000<0.01),意味着父亲情感温暖和理解会对学业归因结果产生显著的负向影响关系。父亲惩罚和严厉的回归系数值为0.503(t=1.296,p=0.202>0.05),意味着父亲惩罚和严厉并不会对学业归因结果产生影响关系。父亲过分干涉的回归系数值为-0.671(t=-1.481,p=0.146>0.05),意味着父亲过分干涉并不会对学业归因结果产生影响关系。父亲偏爱的回归系数值为0.641(t=1.804,p=0.078>0.05),意味着父亲偏爱并不会对学业归因结果产生影响关系。父亲拒绝和否认的回归系数值为-0.360(t=-0.509,p=0.613>0.05),意味着父亲拒绝和否认并不会对学业归因结果产生影响关系。父亲过度保护的回归系数值为0.711(t=1.209,p=0.233>0.05),意味着父亲过度保护并不会对学业归因结果产生影响关系。


  在人际关系归因方面,其模型R2=0.168,意味着父亲情感温暖和理解,父亲惩罚和严厉,父亲过分干涉,父亲偏爱,父亲拒绝和否认,父亲过度保护可以解释人际关系归因结果的16.8%变化原因。对模型进行F检验时发现模型并没有通过F检验(F=1.442,p=0.221>0.05),也即说明父亲情感温暖和理解,父亲惩罚和严厉,父亲过分干涉,父亲偏爱,父亲拒绝和否认,父亲过度保护并不会对人际关系归因结果产生影响关系,因而不能具体分析自变量对于因变量的影响关系。


服务支持

11年来我们更加专业且专注于论文降重改重服务,为千万毕业生精准解答

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

安全保证

服务人员严格准守保密制度,学生用户通过企业平台系统提交,每一步都是规范和专业的。

付款安全

论文人工降重平台不会提前收取任何的费用,任何的降重都是沟通之后平台下单自动付费。

售后保障

论文人工降重做的就是口碑和服务,平台会对任何的降重结果负责,有任何不满联系人工客服直接在线一对一调整。